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联系我们

  • 姓名:何丽琴
  • 手机:13957671263
  • 邮箱:1272735082@qq.com
  • 证号:13310201011416040
  • 律所:浙江法进律师事务所
  • 地址:台州市椒江区白云山南路71号,浙江法进律师事务所(台州市气象局对面,市国安局南面)坐108、125、902、912公交车均可直达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站牌下即到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事故鉴定 >  无证医生将5岁骨折男童治成残疾

无证医生将5岁骨折男童治成残疾

来源:台州交通事故律师   网址:http://www.tzjtsg.com/   时间:2015-11-23 16:11:19

分享到:0

                     8岁铭铭露出伤残的右手臂。

 瑞昌男童铭铭5岁时,一次玩耍不慎将右肱骨摔成骨折,经瑞昌市爱民医院骨伤科手术治疗,目前已8岁的铭铭落下九级伤残。

  记者调查发现,该院骨伤科多名医生涉嫌无证非法行医多年。九江市医学会以爱民医院“未提供当事医生有效资质证明”为由中止医疗事故鉴定。昨日,铭铭家属质疑瑞昌市卫生局“查而不处”。

  家属投诉手术过后手臂畸形

  王丽红是铭铭(化名)的母亲。据王丽红介绍,2004年9月18日晚上8时,5岁的儿子铭铭玩耍时,不慎将右肱骨摔成骨折,家人立即就近将其送至民办医院瑞昌市爱民医院骨伤科就诊。

  接诊医生为何雄祥。随后,何永丰医生对小铭铭进行了接骨包扎打针消炎。两天后,何永丰对小铭铭复查时称,骨头没接好,有内翻现象,建议手术治疗。

  王丽红为了慎重起见,到瑞昌市人民医院和瑞昌市中医院骨伤科咨询。医生们称,小孩太小,虽有内翻,但不宜做手术。但何雄祥、何永丰再三建议给小铭铭动手术。

  2004年9月30日下午,何雄祥请来瑞昌市桂林街道医院院长何玉权给小铭铭做手术。根据手术记录,当时的手术医生还有何永丰、周会科。

  约半年后,小铭铭的右手不但没有康复,反而内翻严重,且不能伸直。又过了约两个月,小铭铭的右肱骨关节处长出一个大骨包,右上臂肌肉萎缩,且经常阵痛,有时痛得小铭铭在地上打滚。吃饭、写字只好用左手。

  2007年6月29日,九江市第三人民医院诊断小铭铭为“右肱骨关节畸形愈合”。这时,王丽红后悔不已,认为是被爱民医院害了。

  司法鉴定铭铭右肘关节伤残

  为了治好儿子的骨疾,2007年7月19日,王丽红带小铭铭到北京一家医院。专家称,小铭铭右肘关节一根骨头生长,另一根骨头却没有生长,目前不宜做手术,等16岁以后方可根据情况再做手术,手术费约需8万元。

  王丽红随后多次找到爱民医院理论,要求医院对小铭铭手术后右肱骨关节畸形赔偿,但爱民医院不予理睬。

  2007年6月,王丽红将此事反映至瑞昌市卫生局医政科。

  2007年10月15日,瑞昌市卫生局向九江市医学会申请医疗事故鉴定。由于爱民医院无法提供何雄祥、何永丰、周会科的医生资质证书,九江市医学会以“未提供当事医生有效资质证明”等为由,于2007年11月28日中止鉴定。

  今年1月3日,九江市司法鉴定中心对小铭铭右肘手术后果的鉴定意见为“右肘关节畸形”,鉴定结论为“伤残等级评定为九级”。

  王丽红对记者说:“为了讨一个公道,我多次找到瑞昌市卫生局医政科要求处理,但一直没有结果。爱民医院骨伤科医生无证行医,为何直到今天仍然照常营业?卫生管理部门应该立即查处违规。”

 爱民医院骨伤科医生无执业证

  昨日,记者采访了瑞昌市爱民医院院长徐勋汉,他说:“爱民医院2004年7月1日开业,当时建设医院投资300多万元,其中,何雄祥出资80万元。医院骨伤科归何雄祥经营。医院虽是统一收费,但骨伤科收入全部返还给骨伤科,医院未收骨伤科管理费,医院管不了骨伤科。”

  徐院长承认,医院骨伤科医生何雄祥、何永丰至今都没有取得执业医师证。当时,何永丰是跟何雄祥学徒,周会科是学校刚毕业的,现在已转到其他医院去了。

  徐院长告诉记者,爱民医院早就下达了终止无证行医通知,也向瑞昌市卫生局医政科反映过多次,卫生局医政科也来查过,但具体查处情况他不清楚。

  现年78岁的何雄祥,原在瑞昌市洪下乡卫生院工作,虽没有取得执业医师证,但何雄祥称:“我一直在医院工作,从医四五十年了。”

  据了解,当日给小铭铭做手术的何玉权是何雄祥的儿子,他虽有执业医师证,但其注册执业地点为瑞昌市桂林医院,身份为该院院长。

  记者询问小铭铭手术后果由谁承担责任?何雄祥毫不犹豫地称:“骨科事故归骨科承担。”

  “走穴”医生不承认手术有责

  记者提出采访何玉权,何雄祥拨通儿子的电话,何玉权称“正在开会,无法接受采访”。随后,记者到瑞昌市桂林医院院长办公室,却找到了何玉权。

  何玉权认为,其父何雄祥从医时间很长,“是当地骨伤科名医,何永丰、周会科当时虽然无证,但做住院医生没问题。”

  记者质疑何玉权是否意识到去爱民医院做手术,是一种“走穴”行医行为?

  何玉权则称:“没有违规,我是利用休息时间去做手术的。”

  谈到小铭铭的手术情况,何玉权称:“不是完全由医生造成的,这是科学难以预测的后果,我认为没责任。瑞昌市卫生局都介入协调了,并于3月11日答应由爱民医院出5万元,这是出于同情。但患者家属不答应,就只有通过司法程序解决了。”

  瑞昌市卫生局正在调查处理此事

  一到瑞昌市卫生局门口,王丽红就告知记者,一直负责协调铭铭手术后果处理一事的瑞昌市卫生局副局长李汉穆和医政科科长胡浔敏正在门口。记者向两人表明身份,想就铭铭手术一事采访,两人却以“要到九江办事”为由匆匆离去。

  该局人秘科科长何深雄告诉记者,局长正在开会,卫生局正在协调小铭铭手术后果之事。

  记者离去后,何深雄致电记者称,瑞昌市政府、市卫生局高度重视,分管副市长也介入调查此事,并表示会将调查结果告诉记者。□文/图记者王平

电话联系

  • 13957671263